花开半夏凉城空

喻文州18岁生贺文3     (喻王)

啊啊啊喻队生日快乐我庙压你药!!!
王杰希视角

论蓝雨和微草的关系,那就好比嘉世和霸图的关系。

像一些腐女说的,十年宿敌,生死恩仇,相爱相杀,不拆不逆。

他是第三任蓝雨队长。

第四赛季出道,黄金一代。

我应该算是他前辈,因为我是第三赛季的老人了。

当年的魔术师打法诡异莫测,可惜依旧被叶秋虐。

就好像有人说,黄金一代是被叶秋虐大的一代,我苦笑,不止黄金一代,应该是全联盟。

叶秋叫我永远是“王大眼”,就像叫他的“喻手残”。

当时对此我对他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同被叶秋虐,同被叫绰号。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可惜后来蓝雨打断了微草本计划的三连冠,从此蓝雨和微草就有了一种不死不休的感觉。

微草粉说:“我药压你庙,文州哭着要。”

蓝雨粉说:“我庙压你药,蓝雨日微草。”

天长地久有时尽,庙药撕逼无绝期。

作为微草队长,我也很无奈。

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只能像个爸爸一样将他们原谅。

最初见他时,他还是那种很纯粹的笑容,就是对冠军的执着,而不是像后来白切黑,笑的像只狡猾的狐狸。

那时我和肖时钦,张新杰他们讨论叶秋的打法能否破解,争得不可开交,但旁边一个少年静静打破所有。

他说你们没有办法打败他,即使有契机也不会有时机。

我们不服气,和他争执半天,但他总能将我们所说的方法一一击破。

我不禁对这个温温润润的少年刮目相看。

或许当时我就有预感,他会成为微草夺冠路上的一个劲敌。

作为四大心脏之一,他的确有这个资格。

他和黄少天的组合,确实实力不容小觑。

挺嫉妒的。

他是联盟里出了名的人缘好,性格温和,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但真正有资格和他勾肩搭背说说笑笑的,可能就只有黄少天一人。

他是那么温和,又那么冷静,笑意盈盈的眼眸总是带着不易觉察的礼貌疏离。

这点我看得出来。

正是因为看的透彻,所以心才会更痛。

对于你而言,我终究只是一个陌生人。

这样也好。

不如保持在安全距离,我才不会失去自己,即使心已被你偷了去。

喻文州视角

他是一个实力强劲的对手。

亦是一个可以为队员牺牲自己的队长。我很佩服。

第三赛季出道,魔术师打法初露锋芒。

因为以王杰希的思维,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怎样。

魔术师这个称号不属于王不留行,而属于王杰希。

这是对他最高的评价。

但是,为了队里年龄普遍较小的选手能跟上节奏,他选择了封印自己的这种打法,确实令人敬佩。

新秀挑战赛上他以最小的风险让高英杰赢,给微草的下一代铺路。

叶秋当时可以旁若无人的站起来为他鼓掌是懂他,但我又何尝看不懂他的心思?

他是微草爸爸,承担了微草的现在和未来。

他身上的重担,远比我们任何一个队长都要沉重。

他选择改变自己最舒适的魔术师打法,或是为微草的下一代铺路,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就是冠军。

第五赛季。

第七赛季。

虽然中间我带领蓝雨将微草三连冠的野心打破,导致微草蓝雨从此相爱相杀,但说实话,我乐见其成。

因为,我早已为他吸引。

无论是为他的打法,还是他的为人。
第三赛季叶秋破了繁花血景,少天和肖时钦他们在讨论是否有叶秋打法的破法,这种事情我一向不会参与进来。

但是王杰希的加入,让我破了例。

他不一样。

我跟他们说叶秋无解,他们很不服气,我笑着跟他们解释。

看到他皱着眉和我辩论,我竟有一种小得意。

当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很多人说我沉稳严谨,但我知道,我在他面前表现出来一种只属于他的顽劣。

这大概就是他特别的地方。

马上世邀赛要到了,联盟本来是想推举他为队长,他不愿,让给了我,我很诧异,不过,我会对得起他的信任。

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问我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是否会解封,他本欲接嘴“不会”,但我笑着止住了他,我说,一定会的。

他惊奇地看着我。

我说,你尽管打,有我们这样一帮大神帮你护航。

他笑了,眼睛闪着光。

亲爱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喻文州18岁生贺文2  (喻叶)

叶修视角

初见他时,是在老魏的盛情邀请下。

老魏当时凭一己之力创立蓝雨,又弄了个蓝雨训练营的噱头吸引高手加入,他邀请我去G市,也是想让我帮他挑挑人。

我那时已是两冠在手,反正闲来无事,倒也去了。

那时的蓝雨训练营,确实厉害,少天,点心大大,后面转会去了百花的于锋都是出自蓝雨训练营,当然,还有他。

那个时候的少天初露锋芒,老魏很看好他,我和他jjcPK了两场,确实是个好苗子,可惜当时对机会的把握还没有后来众人皆知的机会主义者成熟。

但我把目光更集中在了另一人身上。

他使用的是术士。

他看起来很沉稳,处变不惊,温温和和的样子。

我突然对他产生了兴趣,凑过去看他的表现。

他的控场意识,对技能的掌握经验都很充分,可惜是个手残。

我问他介不介意竞技场PK两把,不同于少天的吵吵嚷嚷,他显得优雅有礼,叫了我一句前辈,请,然后我们就到jjc去打了两把。

确实,控场能力惊人,我心里暗暗赞叹了声,如果不是手速的缺憾,他的实力不会输于任何人。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开始慢慢闪耀出属于他自己的那份光芒。

打完比赛,我笑着夸了他两句,并告诫他一定要学会扬长避短。

更好的把缺憾掩盖,让自己的闪光点慢慢流露出来。

我期待他更好的蜕变。

确实,他也没有让我失望。

第四赛季出道,他们是众人口中的黄金一代。

与少天的剑与诅咒,大概是继双花以后联盟里一对配合十分默契的双核,而场下亦是兄弟,这点让我着实嫉妒了好久。

可惜手速还是一如既往的没变,我轻笑,有时真想把自己的手速匀一半给他。

200左右的APM,注定让他不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部分。

我笑了。没关系,但至少在我心里是最耀眼的。

第五赛季蓝雨的惨败,他承受了太大的压力。

我不是挚友,只能默默以一个前辈的姿态给他祝福。

还好,他很厉害。

第八赛季我的退役,准备从头再来。

当时是叫少天来帮我刷副本,不过被他发现。以他的聪明,还是很快的猜出了我的身份,不愧是心脏。我说。

仿佛在对话框那头听见了他的隐隐笑意,他说,论心脏,前辈你才是当之无愧。

时隔多年,我和他又用jjc打了一场。不是在赛场上。

他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

我笑了笑。心里有些隐隐发涩。

这些年,舆论的压力,对手的不屑,他确实走的不容易。

多想和他一起承担,可惜我不知将自己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去说出口。

不如不说。

就这样守护在你身旁,看你活成最美好的模样。

喻文州视角

他是荣耀史上的开荒一代,亦是我的前辈。

他是一二三赛季冠军。

他拿着一叶之秋开创了一个王朝,却邪一挑就是一个时代。

最早接触荣耀,第一个知道的名字就是他。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叫叶修,叫叶秋。

叶秋是那个时代被奉为斗神的任务,荣耀教科书,攻坚手,以及和我们一同评为四大战术大师。

能和他在一起相提并论,我其实很高兴。

第二赛季,蓝雨败给了百花,魏琛前辈败在了双花的繁花血景上。

但叶秋不同。

第三赛季他一波带走落花狼藉,硬生生破了绚烂迷离的繁花血景。

英姿飒爽的一叶之秋挺着却邪向前冲去。

最土的打法。这是王杰希的评价。

但,还是很厉害不是吗?

第二赛季他来蓝雨训练营参观,发现了没什么存在感的我,还跟我打了一场jjc。说实话,虽然脸上不显山露水,当时我真的有些受宠若惊。

那可是叶秋。

在我心目中,在我笔记本上一笔一划的勾勒中,其实我有一个对叶秋的想象。

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不是我当时见到叶秋的第一印象。

叶秋白皙的皮肤,那时双脸也没有以后熬夜过度而产生的虚胖,整个人棱角不算特别分明,不是英俊的类型,但整个人十分清秀,眼睛是无辜的下垂眼,淡粉色的唇瓣勾勒出上扬的弧度,整个人懒懒洋洋的,很可爱,让人看了特别有一种想欺负的欲望。

但从他认真的眼神中,我感受到了他对于荣耀的一种纯粹的热爱和执着。

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游戏。

他走的时候轻笑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跟我说要学会扬长避短,他语重心长的口气有点使我发涩,他只比我大3岁,却有一种仿佛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世故和沧桑。

他说他期待我的成长。

我在心里跟他承诺,会的。

之后蓝雨的成长,我也一直承受了很多压力。

说不累是假的。

但每当我仰头望天空,脑海里终会浮现那懒洋洋的下垂眼,不禁失笑。

还会在见面的。

第八赛季我看见少天对面的对话框里,熟悉而欠揍的语气,一如既往时,我笑了。

他说,文州其实挺好的,可惜是个手残。

我说手残想跟你来一把问你愿不愿意。

距离蓝雨训练营里的岁月,一别经年。

但爱你的那颗心,永远不变。

南山之外(伞修)


第一篇同人文
多多指教

韶华不负:

题记------愿少年神枪 身披荣耀   愿风雨兼程 到达彼方


苏沐秋 天暗下来        你就是光


又是一年十月,凉风习习。


一个清隽少年走进南山墓园,他的手上,一把苍白到透明的纸伞,顶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置身于画里。


他找到了那块地,笑了笑。蹲下来,把花放下,与那苍白的照片对视。


“沐秋,好久不见。”


当年年少的相识,并肩的荣耀,可又曾想过,那一声灵与肉的碰撞,竟是天人永相隔。


之后他带着苏沐秋的那份荣耀继续前行,人人都说叶修是荣耀教科书,斗神,攻坚手,四大战术大师之首,是无冕之王,但谁又知道苏沐秋刚去世的每天晚上,叶家阳台那明明灭灭的烟头星火,那彻夜不眠的时时刻刻。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沐秋,你看,我做到了,带着你的那份。


叶修不自觉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抬头便撞进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眸,无奈笑笑,“要是你在,肯定不会让我抽烟。”他重新把烟放进口袋。


叶修撑着脑袋,涩涩与之对视,“我从嘉世退役了,是陶轩逼的,之后我带兴欣得到了第十赛季冠军,接着宣布正式退役。结果回家床都没铺好就被老头子赶回了国家队,马上要去苏黎世集训了,我来看看你。”


叶修忽然一声轻笑,虚虚扶着脑袋,仿佛陷入了一些美好的回忆,“沐秋,你说如果你还在,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了。”


比方,国家队,荣耀世界邀请赛。


比方说,那个王朝。


可惜一切没有如果。


“现在联盟也有一个玩神枪玩的特别好的,轮回的周泽楷,小周,还和孙翔组了个组合“枪与战矛”,但我一想到枪,首先想到的,还是你。”


叶修低眉浅笑,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模样。


“如果你没有死,而这时我们已经退役了,该多好。”


一阵风吹过,将墓前花束上的纸片吹落。


上面用刚劲有力的笔触写着:你的荣耀,永不散场。------叶修


    

喻文州18岁·生贺文1      (喻黄)

掌声和赞美归虫爹
ooc归我
明天就是文州大大生日了
大概是篇生贺文
大概有系列
清水无所畏惧
提前祝文州大大生日快乐
手速更上一层楼

黄少天视角

当年第一次看到喻文州,是在蓝雨训练营里。

那个时候我在网游里被魏老大发掘,带回蓝雨训练营,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到了蓝雨训练营,继续发光发热,也是同一届选手里的佼佼者。

但他和我是两个极端。

吊车尾。这是他一贯的评价。手速是致命伤。

APM值200,诚然,这个手速在普通玩家里算的上很高,但在职业选手的角度来看,完全不够看,这也是为什么魏老大三番两次把他劝退的原因。

那时确实年轻,也没什么思量,不喜欢一个人,就是明明白白挂在脸上。

我不会轻易去嘲笑他人,但我也仅仅是在他被别人嘲笑时冷眼旁观。

后来他考虑了自己的手速弱点,选择了术士这个职业。

魏老大考察的时候,他连胜魏老大三局。

后来魏老大退役,我很伤心,一直觉得是他害的,嘲讽他,责备他,他也没什么表示,整个人应该都是宠辱不惊的类型吧,温温润润的,谦谦君子般。

我猛然觉得,大概是自己错了。

后来方世镜前辈接任队长职务。

再后来,方世镜将索克萨尔的账号卡交给了他。

那时我们已经成为好友。

第四赛季正式出道。

那是黄金一代的时代。

蓝雨双核,剑与诅咒,如影随形。

第五赛季大家对他技术的不肯定。

第六赛季他带领蓝雨获得冠军,打破了微草三连冠的野心。

我看到大家逐渐对他的认可,心里由衷的为他感到骄傲。

夜雨声烦以及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守卫在索克萨尔的前方。

是的呢。

我愿意作为骑士,如果他是王子。

是什么时候对他的感情发生变质的呢?

我不敢明说,永远用垃圾话来掩盖和他在一起时的不自然,怕他发现,更怕他厌恶。

其实我有的时候真的不想说话,就想安安静静的望着他,看他温润如玉,笑容和煦的模样。

我会把这样的画面深深镌刻在脑海里。

多年后也许他会结婚,和他所爱的姑娘,而我会以一个朋友的身份祝福,眼神掩盖下的,只是不为人知的过往。

我笑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红了眼眶。

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感情永远不会被祝福,我又有什么资格,为他承诺,守他幸福?

不如就以一个朋友的姿态吧,就这样一直下去,直到永远。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

至少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喻文州视角

他就像个小太阳。

当年不顾父母反对进蓝雨训练营,可能真的只是一时意气用事。

到了后来的训练,我的手速一直是众人嘲笑我的弱点,一时的意气已被时间消磨殆尽,能陪我坚持下来的,除了对荣耀的热爱,还有他。

是什么时候注意到他的呢?

或许是在被众人嘲笑的时候只有他不发声,即使是袖手旁观,也让我的心有一些慰藉,而且,他看我的眼神里,没有轻蔑,只是平静。

他是真正把我当成对手看待。我很高兴。

第二赛季魏琛前辈败在了百花的繁花血景下,他很愤怒,大概也是因为魏琛前辈是他的伯乐吧有些不甘,我和他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希望他能明白过来。

当时我比试时侥幸胜了魏琛前辈三场,只是没想到那是最后的告别。蓝雨惜败嘉世,止步季后赛,魏琛前辈退役。他没有怨我。

他确实很聪明,也很通透,骂了我两句后决心为魏琛前辈报仇。我亦是如此。

又后来第三赛季叶秋一柄却邪破了繁花血景,也开创了一个王朝。方世镜前辈把索克萨尔的账号卡交给我,我成为了蓝雨队长。

其实说实话,那时压力挺大的。

毕竟是新人,还是一个有手速致命弱点的人。

但是他真的很好。

虽然话多,但心思细腻,他让我放宽心,好好打比赛,还有他呢。

我笑了,是啊,还有他呢。

第四赛季正式出道,我们是荣耀史上的黄金一代。

蓝雨双核,剑与诅咒。

第五赛季蓝雨发挥不好,舆论的压力都在我一人身上。

说实话,那时被骂的真的挺惨的,不过还好有他,我们一起撑过了惨痛的第五赛季,迎来了新的辉煌。

第六赛季总冠军。

他是MVP。真的为他高兴。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有不一样的感情的。

大概是初相见吧。

少年一头金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阳光开朗的笑脸映进了我的心里面。

他逆光而来,缓缓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