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栀微凉

你和我的荣耀不败。

【叶修中心】回到原点

世邀赛总决赛,z国对h国。

 

比赛正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

 

比赛场上是一片寂静,仿佛只能听到手指敲打键盘的“噼啪”声。

 

叶修作为第六人上场。

 

君莫笑,终究还是在世邀赛上得到了精彩的展现,叶修,作为荣耀第一人,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选手,仿佛是打算退役之后再疯一把,打出了第十赛季总决赛对轮回的技术,将h国队最后三人一波带走。

 

在领奖台上,领队与他的队员们一起举起奖杯,分享这一刻,属于他们的荣耀。

 

世邀赛结束后,国家队并没有立刻乘飞机回国,而是决定在苏黎世再逗留一天,女队员们打算买买买,男队员们...大概是要陪张佳乐祭奠他逝去的青春。

 

于是比赛结束后,众人回到宾馆,草草梳洗一番睡下。

 

翌日。

 

叶修是第一个醒来的,虽然他时常有赖床的习惯,而且作息规律紊乱,但拜张新杰所赐,世邀赛期间叶修生物钟慢慢调了回来,倒是脸色红润了不少。

 

叶修转眼一看,却发现周围环境不对劲。

 

他看见了“叶修”。

 

不是叶秋,是叶修,第十赛季的那个叶修。他正睡在床上,脸色安详,另一张床,是魏琛。

 

这里是兴欣网吧。

 

他转头出了卧室,惊异地发现周围来往的人群对他视而不见。

 

不是不礼貌,是真的看不见。

 

叶修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从周围人中间穿了过去。

 

所以,叶修苦笑,还是一个叶修。

 

国家队的人陆陆续续地从兴欣的卧室里钻了出来,都是一脸受了惊吓的表情。

 

至少他们看的见我。

 

叶修面无表情地继续听黄少天叨叨叨叨。

 

原班人马聚齐后,叶修简要地向国家队的人说明了一下情势。

 

“所以,”喻文州打量着四周,“我们是回到了第十赛季?”

 

叶修点头,“但第十赛季的我们依然存在,别人看不见我们,现在的我们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来看着这一切按照既定的顺序发生,”他淡淡地摇摇头,“而无法改变。”

 

“可惜了,”王杰希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道,“我还打算窃取一下兴欣的战队机密,让微草获得第十赛季总冠军呢。”

 

其余人哑然失笑,气氛倒是不似刚才那么凝重。

 

“不过,”肖时钦温和的笑了笑,“我们应该可以回去的吧?”

 

这时“叶修”走了过来,大家虽然知道他看不见,却还是噤了声,也是有点因为正主在这有些尴尬的原因。

 

“叶修”眼角一片淡淡的乌青,却还是强撑着身子,去了训练室。

 

众人面面相觑,看向叶修,叶修耸耸肩,“整理战斗资料。”

 

“啊老叶老叶你当时这么累的吗我都不知道。”黄少天有些心疼。

 

“前辈,优秀。”周泽楷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不过,叶修前辈,确实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呢。”喻文州笑笑。

 

时间线仿佛都被刻意的缩短,众人在短短几天,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目睹了兴欣从一支草根战队,常规赛一路挺进季后赛的过程。

 

总决赛最后6.5秒,叶修对战轮回三人的比赛,宛如一个视频的回放,再次呈现在了国家队众人眼前。

 

“确实厉害。”王杰希点评。

 

叶修笑了笑,“那可不。”

 

然后他们回到了第八赛季,站在了嘉世俱乐部的会议室门口。

 

“叶秋,俱乐部已经决定,由新转会的孙翔接替你的队长职务,一叶之秋今后也由孙翔操控。”

崔立冷冰冰的话语再一次响起,毫无感情。

 

站在门口的众人神色复杂,黄少天甚至对已经满脸通红抱头捂脸蹲在墙角画圈圈的孙翔怒目而视,真沉默寡言黄少天,但可惜这时没人笑得出来。

 

而会议室内的对话还在继续,“孙翔”声音倨傲响起,“放手吧叶哥,看你的手,居然抖成这个样子,这样的一双手怎么能发挥出斗神的实力呢?还是让我来吧!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荣耀的。你,退休啦!”

 

“你喜欢这个游戏吗?”会议室内,“叶秋”的声音平静响起。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众人齐齐看向叶修,叶修淡淡地摇摇头。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说出这么中二的话来。”叶修调侃道。

 

没有人笑。

 

这是他们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叶修退役时的情景。

 

叶修当时堂堂一个豪门战队队长,拿的是联盟初期工资,当网管,住狗窝情况相继出现在新闻里,在第九赛季挑战赛末的时候,在很多不明真相的嘉世粉对叶修的全网黑的时候,被爆出,又是寒了多少人的心。

 

还好。

 

众人目送“叶修”走进兴欣网吧,正是在那个雪夜,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第四赛季。

 

众人已经渐渐习惯这说变就变的时间线,这次,他们站在了总决赛的比赛场上。

 

霸图对嘉世。

 

大漠孤烟,石不转,一叶之秋,沐雨橙风...多少神级角色陆续出场,但那年最佳选手,是季冷。

 

舍身一击。

 

击杀一叶之秋。

 

嘉王朝的三连胜,终究还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而也是从那时起,一叶之秋开始逐渐跌落神坛,不再成为一个不可战胜的神话,嘉世的人心,随着一批老队员的离去,散了。

 

第二赛季。

 

双核时代。

 

繁花血景横空出世,横扫联盟。

 

决赛时却被一叶之秋一杆却邪尽数破去。

 

那才是真正的斗神的时代。

“别说,老叶,你那时真年轻,也够嚣张。”黄少天道。

 

“唉,真是怀念那个年少轻狂的时代啊。”叶修笑笑。

 

时间线不停流转。

 

嘉世网吧。

 

两个少年正在对战,脸上神情皆是少见的严肃。

 

过了一会儿,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

 

“苏沐秋你今天不行嘛!”

 

“苏沐秋你妹妹来送饭了,还是吃饱了长点力气再来吧!”

 

“不打了。”苏沐秋一推键盘站了起来。

 

“吃饱了再来吗?”坐在他对面的少年调侃道。

 

15岁的叶修刚刚离家出走,遇到了苏家兄妹。

 

“不好意思,最后一击又是我的。”

 

“我赢多少次了?”叶修探过头来。

 

“400多次而已,领先我一点点。”苏沐秋冷漠。

 

“呵呵,不知你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超越我啊?”叶修笑。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苏沐秋不屑一顾。

 

国家队见叶修和苏沐橙红了眼眶。

 

“沐橙哥哥。他精通所有枪系,”叶修笑的苦涩,“真正的神枪。”

 

“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终是成了无法兑现的一个承诺。

 

你说人生很长,但荣耀起航,你却提前退场。

 

那个少年的生命终究停留在了18岁那年的夏天。

 

当时第九赛季挑战赛还未开始,叶修在接受常先采访时,

“我有一个朋友......”

 

那时叶修又是怎么想的呢?

 

叶修不去想了。

 

他伸出根本看不见的双手,抱了抱单薄的少年。

 

这时,距离少年的离去,已经整整十年。

 

少年似有所察觉地看了看周围,笑了笑,对“叶修”说,“阿修,你说,荣耀你能玩多久?”

 

叶修恍惚记起,在第六届全明星周末时,陈果问过他一个近乎一样的问题,

 

“所以我就说嘛!你们游戏要有节制啊!每天玩这么长时间,那不是很快就会腻?保持新鲜感懂不懂?”

 

房间里,叶修的声音平静响起,与当时“叶修”的声音穿过近十年的时空界限,重合在了一起,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评论

热度(18)